欢迎光临: 欢迎贵客来到小站!

moneywalletsasda

XM外汇开户 Xm外汇中文网 20浏览 0评论
money wallets asda


外汇 交易中如何 利用MACD 背离?外汇 投资者一般会利用MACD的/金叉/或/死叉/来 寻找进场点,但他们往往忽略了潜在的 指标背离。


  如何在外汇交易中使用MACD背离?指标背离,通常分为顶背离和底背离,表示 市场趋势即将见顶或见底。


  在外汇市场的分析中会出现背离,但如何对他有一个理性的认识,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挑战。


  如果分析或运用不当, 很可能会造成操作上的误导。


  这就需要我们认真思考和 体会


  偏差不会经常出现,但确实存在。


  我们可以在外汇交易的4小时图和1小时图上寻找主要货币对的背离。


  最好是寻找外汇交易的汇率与MACD信号线之间的背离。


  正常的背离形态可以帮助投资者获得可观的利润。


  因为你可以选择正确的位置和正确的方向介入交易。


  而 隐性背离则可以帮助你获得充分的利润,保持正确的外汇交易方向。


  我们要做的就是时刻关注价格和指标的走势,发现那些背离,选择被其他信号过滤和确认的信号进行交易。


  如果只是出现背离,那你还不足以入市。


  谨慎对待,设计好自己的交易路线图。


  【核 协议 谈判悬而未决 伊朗料将迎来 强硬派新总统】 6月份伊朗将进行 总统大选候选人清一色的强硬派,对西方国家抱有敌意,也质疑伊朗核协议。


  在内政部公布的最终七名候选人名单中,领跑 的是现任司法部长,超保守派教士EbrahimRaisi。


  在总统大选即将拉开大幕之际,世界几个 大国正在和鲁哈尼政府就恢复2015年伊核协议举行谈判。


  虽然Raisi本人反对该协议,但伊朗精神领袖哈梅内伊表示支持协议,Raisi不太可能阻拦维也纳谈判推进。


  如果当选总统的是强硬派 人士,则伊朗的行政机关将与其他政府机构——包括司法部、议会、伊斯兰革命卫队——保持一致立场,可能增加核协议顺利通过的可能性。


    扩大交易主体和拓展 实需内涵是 在岸市场发展的关键  这波 人民币急涨背后的推手,是近期市场出现了人民币升值 预期自我强化、自我实现的顺周期羊群效应。


  这暴露了在岸人民币外汇市场发展的一些短板。


    众所周知,香港有一个无本金交割远期(NDF)人民币外汇离岸市场。


  在2010年离岸人民币市场大发展,推出可交割的人民币外汇远期之前(DF),NDF曾经是海外对冲或投机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重要工具,NDF价格也是人民币汇率的一个重要影子价格。


  尽管近年来因为DF崛起,NDF市场的活跃度和代表性有所下降,但仍可作为人民币汇率预期的一个重要参考。


  笔者就常用1年期NDF隐含的价格来反映可度量的人民币汇率预期。


    央行对NDF市场没有调控或干预。


  但无论市场出现单边升值或贬值预期,由于NDF交易的 参与者既有对冲汇率风险的套保者,也有押注汇率波动的投机者。


  这些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多元化,且交易没有限制,故即便出现单边预期,但只要大家预期不一致,NDF仍然可以随时出清。


  如有人预期人民币未来一年可能升值1%,有人预期是3%,那么,在1%至3%的预期差之间,买卖双方就可能达成交易。


    在岸市场的情形却截然不同。


  在岸市场上,无论即期还是衍生品交易,都有要基于合法合规的贸易投资需求的实需原则规范。


  无论在银行结售汇还是银行间市场,基本都要遵循这一要求,故市场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同质化,这就容易出现单边市场。


    现在,我们大力引导和鼓励市场主体适应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新常态,聚焦主业,避免偏离风险 中性的“炒汇”行为,加强汇率风险管理。


  但由于坚持实需原则,在外贸进出口较大顺差的情况下,“风险中性”的结果很可能是对未来的 结汇和购汇需求都应该凭单证进行对冲,则远期结售汇大概率将是远期净结汇。


  而因为银行与客户签订远期合约后,将通过近端拆入美元换成人民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来对冲远期净结汇的敞口。


  而这意味着银行将加大在即期市场提前卖出外汇的力度,进而加速即期市场人民币升值。


  可见,“风险中性”可以缓解微观市场主体的困境,却难以解决宏观层面的问题。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三年一次抽样调查的结果,2019年,全球日外汇交易量6.60万亿美元。


  其中,美元日成交量5.82万亿,占88%;人民币日成交量2850亿,仅占4%,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披露的八种主要储备货币中排名最后。


  人民币日成交量中,在岸的即期交易占到全球人民币即期交易的52%,但远期和期权交易占比均为1/3稍强。


    于在岸市场,扩大交易主体,引入不同风险偏好的市场参与者,同时拓展实需内涵,放松交易限制,此二者与丰富交易产品“三管齐下”,对于境内外汇市场发展至关重要。


  2005年“7·21”汇改以后,我们就鼓励“两非”入市,即允许非银行金融机构和非金融企业做结售汇业务,成为银行间市场会员。


  但因为没有放开相关交易限制,只相当于将之前银行柜台结售汇业务转到银行间市场办理,所以积极效果并不明显。


  到去年,非银行金融机构占境内外汇市场份额的比重仅有1.1%,而全球2019年此项平均占比为55%。


    此外,我国早在“7·21”汇改之初就推出了外汇和货币掉期业务。


  这是全球广泛使用的外汇衍生品。


  但因为境内执行实需原则较为严格,去年该项交易在境内银行对客户外汇交易占比仅有5%,远低于2019年全球平均为43%的水平。


  而在汇率单边预期不强的情况下,本有助于减轻即期市场的外汇供求失衡压力。


  比如说,最近人民币升值较快,有些企业可能不愿意低位结汇,但又有本币支付需求,本可以通过近端卖出美元换取人民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交易来调剂。


  现在,因掉期业务的操作不够便利,企业可能选择被动结汇。


  

网友最新评论 (0)

{音乐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