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欢迎贵客来到小站!

фейсфук

XM外汇平台 Xm外汇中文网 60浏览 0评论
фейсфук


成立ExnessExness集团成立于二千零八年,由一群专业的金融和信息技术 专业人士组成。


  周末和节假日期间的杠杆 规则有什么不同?周末期间的所有 交易均适用 保证金增加规则。


  周末期间,所有 品种的最高 杠杆率调整为1:200(除小额 货币交易对、加密数字货币、能源、股票、指数、钯金、铂金外,这些交易品种的保证金要求是固定的)。


  节假日略有不同,因为只有部分品种和 市场会受到保证金规则调整的影响。


  MetaTrader5的最大杠杆率是多少?在MetaTrader5上,所有 账户类型的最大杠杆率为1:2000。


    焦点讨论:2013年QE 减量的历史经验  那么,从讨论QE减量和到实际开始QE减量会对市场和资产带来什么影响?我们在本文中结合2013年经验来做出梳理。


    回顾来看,上一轮QE减量发生在QE3自2012年9月开始8个月之后。


  具体过程为,2013年5月22日,伯南克在国会听证会中首次提及可能在未来削减QE3购买规模,进而引发市场动荡,特别是 美债 利率快速上冲,新兴大跌。


  2013年12月18日FOMC会议上,美联储正式宣布QE减量 正式开始,一直到2014年10月29日FOMC会议宣布QE3正式结束。


  可以看出,从开始提及QE到正式开始减量大概间隔半年时间,而从开始减量到QE正式结束大概用时10个月。


  具体来看,我们发现以下一些特征,美联储最近一个月包括国债、MBS及机构债在内的净资产购买规模达1433亿美元  1)冲击 阶段:冲击最大的阶段是削减 恐慌(TaperTantrum) 预期而非正式开始减量,而其根源又主要来自超预期的意外恐慌。


  时任美联储主席美联储主席在2013年5月首次暗示可能削减QE购买规模时,由于市场此前预期不足,进而导致形成恐慌。


  10年美债利率反应较为剧烈,5月22日到7月初短端一个半月时间,从2%到2.7%大幅上冲70bp。


  全球股市在此期间也普遍 回调,尤以部分新兴市场为主,如巴西、恒生国企和沪深300指数的回调幅度都在15%~27%。


  不过,当超预期的较为恐慌的阶段过去后,对资产价格的冲击也逐渐过去,待真正QE减量开始时,反而基本没有太大反应,例如10年美债利率反而开始见顶回落。


    因此,反观此次,由于前期美债利率已大幅 上行、且市场对QE减量也并没处于完全没有预期的意外状态,同时在结合美联储大概率吸取此前经验加强市场沟通,因此即便未来开始沟通QE,其冲击力度可能也不像当时那么显著。


  美联储QE减量和到实际开始QE减量的历史经验  2)跨资产:股>债>大宗;美元先弱后强。


  在最恐慌的阶段,由于美债利率的快速上冲,全球主要资产普遍承压,尤以比特币、部分新兴市场(如巴西、港股、A股)跌幅最大,同时黄金、铜等大宗商品也普遍回调。


  相比之下,避险资产如日元、日本国债表现较好。


  成长股如纳斯达克和创业板也相对领先。


  而最恐慌阶段过去后,主要市场普遍反弹修复,成长股大幅走强,黄金延续跌势。


  减量正式开始后,主要市场如美股延续上行,成长股依然领先,美元走强,大宗商品普遍回调,债券因利率回落而反弹。


  随着经济的增长, 以色列近30年的 生育率非但没有下降,反而还略微提升, 超过了3。


     父母各推一辆婴儿车,旁边还跟着一两个小娃,这是以色列街头司空见惯的场景。


    一般说来,伴随着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提升,生育率恐下跌,形成反比。


  放眼世界,以色列确是例外。


    随着经济增长,以色列近30年的生育率非但没有下降,反而还略微提升,超过了3,这意味着以色列女性平均一生生育的小孩数量超过了3个。


   这一数值不仅仅让以色列在发达 国家中一枝独秀,甚至还超过了其他像伊朗、沙特这样的地区大国。


    35岁的以色列妇女阿维娃(Aviva)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以色列,一家有3个小孩几乎是“标配”,如今她已经生育了2个,生不生第3个孩子,对她来说应该是时间的问题,而不是抉择的问题。


    生育率一枝独秀  根据以色列中央统计局的数据,在 1991年时,以色列的生育率为2.91,到2016年和2017年时达到了峰值的3.11,此后有所下降,最新可得的数据为2019年的3.01,依然高于1991年的水平。


    而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1991年时,以色列的人均GDP为13201美元,2020年的数据为43689美元,早已步入了发达国家的行列。


  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中,以色列的生育率也是一枝独秀,不仅大幅高于1.6的平均水平,更是高出排名第二的南非0.6。


    1970年至2019年以色列与OECD国家平均生育率趋势比较(来源:经合组织)  长期以来 以色列政府一直把犹太民族的人口问题与国家安全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有大约600万 犹太人死于大屠杀,这一数量超过了战前全球犹太人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1948年以色列建国之后,总人口只有80万,且被周边人口百倍以上的阿拉伯国家所包围。


  为了在夹缝中求生存,避免民族生存再度遭遇危机,以色列政府从一开始就相当重视人口问题,首先是鼓励全球犹太人移民以色列,其次就是刺激生育。


    如今,以色列周边严峻的安全问题仍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


  以色列实行普遍义务兵役制,如无特殊情况,犹太人无论男女,都需要服兵役,参与可能发生的战争,面临着伤亡的可能性,为此以色列父母潜意识里也愿意多生几名子女,分摊潜在的风险。


    根据最新的统计,在2020年底以色列人口已经达到了929万,是1948年建国时的11倍。


  

网友最新评论 (0)

{音乐代码}